新京报讯(记者 方怡君)11 月 20 日,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上,九三学社中央教育文化专门委员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联合发布《如何促进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八成民营教育科技企业成立于5年内

 

数据显示,截止到 2019 年 4 月,我国在业的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总计有 86122 家。其中,以企业成 立时间进行划分,发现有近 80%的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成立于 5 年内,成立时间在 10 年以上且仍然在业的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仅有 7%。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认为,数据说明我国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近五年发展速度有明显的提升,但长期致力于教育领域的科技型民营企业相对较少。 

 

根据经营范围将上述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进行分类后,分别有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经营范围中包括了咨询服务、技术开发/推广和教育文化等内容;相比较而言,从事与职业教育和语言学习相关的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占比较少,均不足1%。

 

此外,90%以上的企业所在地为北京,江苏和广东次之,陕西、新疆、宁夏、天津及河南等地企业分布总体不超过1%。

 

 政府支持、人才建设等因素制约企业发展

 

报告显示,政府扶持力度不够、人才队伍建设举步维艰是目前制约我国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其次还包括税务负担重、融资渠道有限、企业承担成本过高、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体制不健全等。

 

记者注意到,研发人员成本高、中小型企业长时间的研发投入等均导致企业承担成本过高。针对企业发展的实际问题,报告对国内17家教育类型民营企业的创始人或相关负责人进行调研。


第五届教博会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发布《如何促进教育类科技型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调研报告》。

 

一位学科培训机构创始人举例,“科技型企业的特点是前期需要长时间的研发投入,企业需要极为雄厚的前期研发投入以支撑研发所需的资金花费。以一个成长期的企业(非天使轮)为例,假如公司估值能达到1亿人民币,企业愿意释放20%的股权完成一轮融资,也仅得两千万元(还不算其它融资时的财务和法律费用),连一年的研发成本都不够。”

 

有接受调研者建议,强化政府、高校与企业联动,联合打造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制定更多优惠政策吸引并留住人才,如在户口、住房等方面,解决“后顾之忧”。

 

根据报告,制约民营教育科技企业发展的特殊因素还包括:政策的不确定性和一些地区执行政策的“一刀切”;教育领域的产品缺乏专业标准;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难以实现等问题。

 

针对以上问题,报告从两个层面给出“破解”之道:一做好顶层设计,把地区内民营科技型企业的注册数量、三年后续存数量、专利版权申请、GDP贡献、税务贡献、就业贡献等纳入政府管理部门的重点考核指标。二是打通最后一公里,坚持政府订规则,由市场进行优胜劣汰。通过“白名单”制度严守教育底线,激励教育企业研发优质产品。“这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在教育领域的具体体现;同时,教育作为特殊领域,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有责任加强引导与监管。”刘坚说。


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