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退休,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确认接任。今日(4月10日),文化和旅游部网站“部领导”栏目显示,王旭东已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

 

52岁的王旭东,自1991年到莫高窟从事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工作,扎根敦煌近三十载。2014年,王旭东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成为继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后第四代“掌门人”。

 

这位工科出身的“技术型”院长,对文物保护与管理、开发与传承,亦颇有见地。其在任期间,以故宫博物院对口帮扶为契机,成立敦煌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探索建立多元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模式。

 

人们不禁期待,这位来自敦煌的新“掌门”,将为已被打造成超级“网红”的故宫带来怎样的惊喜。明年紫禁城600岁大庆之时,王旭东将如何接好“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的交接棒。


2016年,王旭东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讲座。图/敦煌研究院官网


从“工科生”到敦煌研究院院长


王旭东1967年2月出生在甘肃山丹,1990年从兰州大学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毕业后,成为张掖地区水电处的一名水利工程员。

 

1991年,敦煌研究院到兰州大学招地质人才。因老师推荐,王旭东“勉强决定去敦煌看看”。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莫高窟,此前,他甚至不知道敦煌在哪里。

 

王旭东说,到敦煌的那个晚上,还没进洞窟,就被莫高窟的静谧吸引,他做了一个“一时冲动”的决定:留下来。

 

初到敦煌时,王旭东对敦煌壁画并没有太大感觉,“在我这个工科生眼中,那些泥塑和壁画只是土,只是矿物,我只关注到壁画起甲、开裂等问题。”

 

但因周围同事都是研究敦煌文化的专家,耳濡目染之下,他产生了想要了解敦煌的欲望。“我开始把目光聚焦在壁画上,越来越觉得其中的学问太大了,真正知道了它的价值。从那以后,对莫高窟所有的保护工作和管理工作,我都特别用心。”王旭东坦言,他不再只是把它们当成石头、泥巴了,在他的眼里,它们是有生命的。

 

在敦煌,王旭东一待就是28年。

 

2014年,王旭东接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正式成为敦煌第四任“掌门人”。

 

保护莫高窟“是在和时间赛跑”

 

敦煌研究院前身是1944年成立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70多年来,仅有过四任院长。

 

上世纪40年代初,以时任院长常书鸿为代表的第一代“敦煌人”,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通过修筑围墙、清理积沙、抢救濒临毁坏的壁画彩塑等探索性保护实践,奠定了敦煌文物保护的基业。


上世纪60年代,建筑专家梁思成对莫高窟加固工程提出“有若无,实若虚,大智若愚”的设计理念。之后,敦煌莫高窟实施了保护史上最重要工程之一——莫高窟崖体加固工程。

 

但再好的保护方法也阻止不了千年文物的自然衰老、褪化。莫高窟开凿在鸣沙山东麓的崖壁上,千年来,壁画空鼓、起甲、崖体风化、坍塌等种种自然因素对莫高窟造成了巨大损伤。

  

在王旭东看来,敦煌的“消失”不可阻挡。“莫高窟的壁画、彩塑是泥巴、草、矿物颜料、动物胶制作出来的,都是非常脆弱的,总有一天会消失。我们的保护是在和时间‘赛跑’,希望最大限度地延缓它的‘衰变’。”

 

上世纪80年代,敦煌人提出利用数字技术保存敦煌文物信息,实现敦煌石窟艺术的永久保存、永续利用。这也开了国内数字技术与文化遗产保护结合之先河。20多年来,数字打印、3D打印、动画等技术手段让敦煌石窟逐渐走向大众。

 

王旭东任职院长期间,敦煌“数字化”迈出重要一步。敦煌石窟中30个洞窟的高清图像和数字资源中英文版上线,实现全球共享;180多个有壁画和彩塑的洞窟实现了数字化,占整个规模的近三分之一。

 

但王旭东也坦言,数字采集壁画彩塑信息,有其局限性。限于投入、技术等问题,要将敦煌文物全部数字化,没有几十年很难完成。


王旭东与外国同行一起研究工作。资料图/敦煌研究院官网



敦煌搞文创“不要太急躁”

 

作为年轻一代的“敦煌人”,王旭东想做的不仅仅是保护。

 

近两年,敦煌研究院结合数字、动画等设计了“如是敦煌”“念念敦煌”“星空下阐释敦煌”等多种文创体验课程和公共文化活动,让敦煌变得更加“接地气”。2016年推出的“一带一路画敦煌”系列涂色书也深受欢迎。

 

“我们这个时代就要做属于这个时代的事情。敦煌是属于世界的文化遗产,当代敦煌人的使命是既要保护好敦煌,也要让世界更好地研究和了解它。”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旭东说。

 

2016年,以故宫博物院对口帮扶为契机,敦煌研究院成立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把敦煌美术、敦煌学的研究成果梳理出来,和创意机构合作生产文创产品。据国家文物局数据,截至2017年底,敦煌研究院取得注册商标108 个,其他知识产权30项,全年文创产品销售额1708.3万元。

 

但王旭东坦承,敦煌在文创方面还是比较弱,“我们必须要找到立足敦煌实际的文化创意之路,这是很艰难的。需要时间、耐心和文化积淀,不要太急躁。”

 

“敦煌文化主要是关于佛教的,应该是严肃的,这一点我们一定要认清。像服饰设计,如果在衣服的胸部弄个佛头或在裙子上弄个菩萨,就不符合敦煌的文化价值。”


近两年,以故宫为代表的博物馆文化创意非常火爆。在王旭东看来,莫高窟的价值和故宫的价值不一样,故宫的成功不能复制到敦煌来,但经验可以借鉴。

 

今年元宵节,故宫首开夜场,连续两晚“上元之夜”文化活动引起一时轰动。而4月中旬至5月上旬,敦煌也将推出“夜游莫高窟”系列活动。

 

如今,王旭东这位敦煌第四代“掌门人”也要走向故宫。

 

日前,记者致电王旭东,他委婉回绝道:“等安顿下来,欢迎来(找我)。”

 

明年,历时18年的古建大修和8年“平安故宫”建设都将完成,紫禁城也将迎来600年大庆。如何接好故宫这个大“IP”,对王旭东来说,是一场新的考验。

 

简历


王旭东,男,汉族,1967年2月生,甘肃山丹人,200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8月参加工作。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地质工程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学博士,研究馆员。


1986年9月至1990年8月在兰州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学习。1991年6月到敦煌研究院工作,历任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所副所长,敦煌研究院院长助理、保护研究所所长。2005年1月任敦煌研究院副院长。2011年5月任敦煌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党委副书记。2013年11月任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2014年12月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2019年4月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副部长级)。


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新京报记者 吴娇颖 编辑 陈思

校对 郭利琴